北街浊酒·柒

我爱七月!
就酱…
这里是i柒(●'◡'●)ノ❤
凹凸杂食
♥卡卡本命(´ ▽`)
✔主混雷卡 雷安 安卡
✘不吃任何的all!!
尸系文手_(:зゝ∠)_

#医生雷×警官安(伤)

#我真的比小学生都渣…

#非常ooc

#避雷↓

“快!快让一下……让一下!”

一阵喧闹后,一辆手术车挤出人群,小护士们马不停蹄的把它推进手术室,一群手术医生已经在那里待命。

“安警官伤得很重,预测轻微脑震荡,胸部左侧两根肋骨折断,腹部伤口极深,内部可能大出血………”随行警员麻利的说明大概情况,又斟酌着添了一句,“请务必尽力治好,他…很重要!”

陷入深度昏迷的安迷修脑子里只有零碎的画面闪过,

…开得飞快的…车…

…惊慌的小女孩…

…扑上去的…

…自己…

“哟,真是英勇,舍身救人好品质啊!”一间比较偏僻的办公室,略带冷漠的声音传出,在空荡的走廊回响。

“那,关我什么事?”

还在喘着气的紫堂幻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憋死过去,人都快没命了,还不关你事,你还是医生吗?他对于眼前这位大名鼎鼎的雷狮主任又有了新的见解,

没良心,不是好医生。

虽然他来到这家医院不久,吊儿郎当的样子让多数医生不信任他这个年轻的主任医师,可他凭着高超精湛的医术,使众人不得不佩服,总不能丢掉这么厉害的大腿吧…于是大家也都开始尽量不去理会他的性情。但他也不改改那种有我活就干,没活你滚蛋的做法,时不时脑子一热还跟那种小医生干架…这,还是医师吗…众人不敢反驳,况且上级对他的评价很高,什么救死扶伤,华佗在世…

“假的…吧。”刚缓过来就忍不住嘟囔出声。

“嗯?什么假的?”雷狮的声音突然凑的很近。

紫堂幻抬眼便被一张巨脸吓得一个哆嗦,那可是小医生们梦中最可怕的,即使好看得让人嫉妒…

我在想什么?不对,现在是要劝雷主任去帮安警官做手术吧……安警官可是大人物呢…我不能怠慢……

脑子混沌片刻后,整理整理语句,紫堂幻鼓起勇气抬头直视着面前坐回椅子一脸狂妄的雷狮,理直气壮的开口,

“雷主任,这次的事件真的紧急,没时间再让您开玩笑了。据主刀所说,安警官的一根折断的肋骨险险擦过心脏,他们无法动手将其取出,就…只能请您帮忙。雷主任,只有您能救安警官了,他是个…比较重要的人物,所以请您务必要帮助我们!”

紫堂幻的脸憋的通红,垂在身侧握着拳的手也在微微的颤抖着,敢跟雷狮说这么多话,他也是用尽了所有的胆量,生怕雷狮一个生气就揍他一顿…

可这次雷狮似乎是良心发现,并没有什么动静,只是眉头微皱,幽紫色的眼眸中翻动着让人看不懂的暗芒…

“重要的人物…安警官?你是说,安迷修?”

雷狮语气略带沉重的询问紫堂幻。

紫堂幻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句又吓了一跳,虽心存疑惑,但不敢质疑,只能硬着头皮回答,“是的,安迷修,安警官。现任特别行动队……队长。”他说完这句话后又小声的添了一句,“你不要说出去哦,这是机密来的…”

“嗯?机密?你又懂?”

“告诉你可别说出去啊,其实我家也有人在特别行动队……”我还没问你为什么懂呢…

“哦,懂了。”

雷狮打断紫堂幻的话,起身拿起座背上的白大褂往身上一搭。

“诶?主任你去哪?”紫堂幻有些担心。

“啧,啰嗦,当然去做手术啊。”不耐的神色划过,一种玩味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,“还有,见一个老熟人。”

手术室

主刀医生拿着手术刀的手微微颤抖着,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,冷汗浸满额头,一旁的助手迅速的把汗水再次擦掉。

主刀医生一向细密的内心有了丝丝裂缝,这手术,真难啊,即使是身经百战的他,也无从下手。空气静悄悄的,各种仪器的运作声也显得喧闹。所有人的目光聚集,宛如千斤重石压在他身上,令人绝望。

这…估计也就雷主任能做吧…

这一刻,一向自视清高的他开始期待雷狮的到来。

只有…他了…

正当主刀医生陷入绝望无法自拔的时候,门外有了些许嘈杂的声音。

?这是…雷狮来了吗?

不出所料,雷狮推门而入。众人的目光转移到他身上。

此刻,主刀眼中的雷狮仿佛全身散发着耀眼的光,从前那凶恶的样子全然消失,他热泪盈眶,几乎要叫出声。救星来了!

“…这么啰嗦。都说了我会做的。”雷狮语气中有隐忍的怒火。

无视投在自己身上有些异样的目光,雷狮走到一旁利索的换上手术服,做好消毒工作,就一步步悠哉悠哉的来到手术现场,也看到了那个老熟人。

安迷修脸色苍白,全身几乎都是伤,但是相比那根肋骨,都是程度较轻的,也被包扎好了。

雷狮的神情闪过几分复杂,接着又恢复了原先那种玩味。

“给我留两个助手,其他的,出去。”霸道的命令,还伴有上者的气势,让人不得不为其折服。

众人默契的留下两个,其余的迅速离场,生怕被殃及。守在门口的紫堂幻看到这种情况,有些后怕的推了推眼睛,

“真是…厉害…”

“安迷修,我们又见面了。你可真是…”雷狮凑在安迷修的耳边轻声说,“狼狈啊。”

看着他这幅憔悴的模样,雷狮有些满意的勾起唇角(???

“这种样子可是很久没见过了呐。”

隔着手套,他轻抚着安迷修瘦削的脸,再次无视掉另外两个“电灯泡”,语调轻快,

“我们开始吧。”

……

安迷修有些无力的睁开眼,在看到一番陌生的环境下意识的坐起来,又被胸腔中传出的剧痛压倒,倒吸一口凉气,

“嘶…”

被惊动的同事急忙扶住他,小心翼翼的帮他躺回床上,有些激动的说,

“队长,你终于醒了!我还以为你……”

“闭嘴!这是医院,说话小声点!”另一个同事低声警告,同时也担忧的看向安迷修,轻声询问,“队长,你有没有哪里…不舒服?”

安迷修仔细感受了一下,貌似除了胸腔剧烈的疼痛,就没什么别的感觉了。

“没…咳咳!”长期没有水滋润的嗓子是发不了声了。

“队长!!你不用说出来,点头或摇头就行了,现在你还不能喝水,抱歉。”一旁的同事既焦急又无奈的告诉安迷修,帮他顺了顺气。

安迷修轻轻摇了摇头,对着两个同事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先出去。同事们则一脸担忧,

“队长…”

安迷修又摆了摆手,两个同事只能起身离开,其中一个人还叮嘱了一句,

“队长,有什么要帮忙的,弄点声音,我们就在外面。”

安迷修点头表示明白,转头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。深秋微凉的风,带走绿叶的生命,给这本就单薄的医院增添一分苍白的色调。他青绿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迷茫。

为什么…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……

好像……忘了什么……

“唉。”

安迷修无奈的叹息,先不想那些有的没的,眼前啊身上这伤估计要挺长一段时间恢复了,队里还有很多事要办,这可怎么办……

“哟,安警官这么快就醒啦,看样子恢复不错嘛。”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安迷修有些恼火,虽不是因为自己的思路被打断,但是在医院这种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实在是素质低下,

一定要整改!

目光循声望去,一个身穿白大褂的高大男子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个记录本和一个放有一堆瓶瓶罐罐的小碟子,笑意充斥着那整张俊脸。(我TM在写什么…)

医生?安迷修紧皱着眉头,这年头连医生都这么开放的吗…不对,这么不讲文明!是要好好教训了!!

“你……咳咳……”

嘶哑的嗓子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那副说不出话又一脸愤怒的样子着实有些搞笑,要是换做安迷修的下属可是动都不敢动一下,可雷狮不同,他直接笑出声,

“哈哈哈!!安警官,你这样子!!哈哈哈哈!!”

雷狮一边捂着肚子笑,一边靠近病床,大大咧咧的侧身坐在安迷修身边,掐着他的脸抖个不停。

“你是故意逗我的吗?哈哈哈哈!!几年不见,你居然变成这个样子!!哈哈哈!!”

说罢,手滑到下颚,一把掐住。安迷修被迫张开嘴,雷狮就趁机将另一只手上的瓶子塞进去,瓶子里的不明液体灌满他的口腔,不受控制的下咽。

“唔…咳咳咳……”

安迷修内心在咆哮,要不是有伤在身,怎么会这样受制于人?!!

剧烈的咳嗽牵动了胸部的伤,疼痛在体内蔓延,

“嘶——”

他也不管这个无礼的医生放在自己颈上的手。一手奋力拍开瓶子,一手捂着胸口喘气,

“你干什么!咳咳…刚做完手术不能喝水的!”安迷修忍不住开口反抗,原本嘶哑的嗓子在冰凉液体的滋润下慢慢恢复。虽然说话时嗓子里还是有些不舒服,但相比没喝水时已经好了很多。

听到安迷修的质疑,雷狮又笑了,

“哈哈哈哈哈…你这听谁说的,就一个接骨手术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能喝水?安警官你未免太娇气了吧…”他毫不忌讳的嘲讽着,又有些无所谓的摊开手,“更何况我给你喝的是营养液,对身体好,懂不?”(是不是有些语句不通…我自己都看不懂……)

安迷修听他这么说,也不想想太多了,能迅速平复情绪是他的一大特长。安迷修觉得总有什么被忽略了,一边警惕着医生的一举一动,一边冷静的回想着每个细节,

“哈哈哈!!安警官,你这样子!!哈哈哈哈!!”

“你是故意逗我的吗?哈哈哈哈!!几年不见,你居然变成这个样子!!哈哈哈!!”

几年不见

我和他…见过?

安迷修疑惑了,他又细细地观察了身边的医生。不羁、狂妄等等代名词似乎刻在他脸上,独特的紫眸也是他的一大特点,这样的人,应该印象深刻才对…为什么…我一点印象都没有?

难道他是…罪犯?从某个渠道知道了我的消息?而且还认出我了?要来…报仇……?

种种猜想,令安迷修头皮发麻,他有些小心的开口,

“你是…谁?”

雷狮对于安迷修突然的冷静有些惊讶,看他谨慎的样子不由得发笑,但又被问题扯了回来。

你是谁?

安迷修是被撞傻了?和他高中相处那么久,他不记得了?

雷狮的神色顿时有些怪异,笑容渐渐消失,紫眸染上了暗色。他拿起安迷修的资料本…脑震荡…吗?导致失忆?应该是选择性失忆…不然怎么会记得他的下属?一阵短暂的思考,雷狮脑海中有了大概的答案。

这个傻逼,居然忘了我?!!

那……要让他想起我才行啊~

他咧嘴一笑,语调上挑,

“安警官,您这话什么意思,我是谁?我是医生啊,您手术的主刀医生。怎么,辛辛苦苦帮您做完手术,您就翻脸不认人了?”

“可…”安迷修一愣,只觉得脑袋莫名混沌得不行,还是努力的提起精神发出疑问,“您刚才说的,几年不见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啧,”雷狮有些意外他的细致,转念一想,特别行动队的人嘛,也没什么。于是雷狮把资料本放到安迷修面前,睁眼说瞎话,“安警官,您是不是听错了什么,您看啊,这您的资料本上写着您是有轻微脑震荡的,会不会是幻听?”

“啊…?是这样吗?”安迷修的脑袋微微倾斜着,翠色的眸子点点朦胧,呆呆的看着雷狮,“医生…那…脑震荡有什么坏处吗?”

他现在只觉得脑子混乱得注意力都无法集中,好像什么东西都无法理解,这…因为脑震荡吗?

“坏处?”雷狮只觉得这问题有些过于智障,看来安迷修这下是真的“傻了”,不过他这呆傻的模样倒是很好的取悦的雷狮,他悄悄凑近安迷修,轻声说,“坏处就是,你会觉得头晕,头痛,还可能会…失去些记忆…就像…”

雷狮在这里顿了一下,安迷修已经晕得有些神智不清,可大脑最后的清明还是让他有些疑惑,他努力的瞪大双眼,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,得到最后的答案。

雷狮突然一手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倒在床上,有些恶狠狠的开口,

就像你忘了我!

安迷修顿时感到眼前一黑,眩晕和呕吐感涌上心头,隐约觉着一个柔软微凉的东西贴到自己的唇上,先是轻轻厮磨着,紧接着就发狠的撕扯…

“等,等下,我要吐了…”安迷修努力的挣扎,强忍着无尽的晕意,发出自己的抗议。

“啧…”雷狮很不耐烦的撑起胳膊,看着身下的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,先是一惊,又对他检查了一下,才起身离开。走之前还帮他按了通知铃,冷冷瞥一眼,

“这笔债,我记住了。”

END

就到这了,我是写不下去了…

评论(3)

热度(3)